皇冠真人

石壕吏

[唐] 杜甫
暮投石壕村,有吏夜捉人。
老翁逾墙走,老妇出门看。
吏呼一何怒,妇啼一何必。
听妇前致词,三男邺城戍。
一男附书至,二男新战死。
存者且偷生,死者长已矣。
室中更无人,唯有乳下孙。
有孙母未去,收支无完裙。
老妪力虽衰,请从吏夜归。
急应河阳役,犹得备晨炊。
夜久语声绝,如闻泣幽咽。
天明登前程,独与老翁别。
分类标签: 战斗诗 初中
作品赏析
【正文】:
[1]一作“孙母不便出,见吏无完裙。”
  唐肃宗乾元二年(759)春,郭子仪等九节度使六十万雄师包围安庆绪于邺城,因为批示差别一,被史思明援兵打得三军溃败。唐王朝为补充兵力,便在洛阳以西至潼关一带,强行抓人从戎,国民苦不堪言。这时辰候,杜甫正由洛阳颠末潼关,赶回华州任所。途中就其所见所闻,写成了《三吏》、《三别》。《石壕吏》是《三吏》中的一篇。全诗的主题是经由进程对“有吏夜捉人”的抽象描画,揭穿仕宦的凶残,反应国民的磨难。
  前四句可看做第一段。首句“暮投石壕村”,刀刀见血,直叙其事。“暮”字、“投”字、“村”字都需玩味,不宜等闲放过。在封建社会里,因为社会次序紊乱和旅途冷落等缘由,搭客们都“未晚先投宿”,更况且在兵祸毗连的时期!而杜甫,却于暮色迷茫之时才仓促忙忙地投靠到一个小村落里借宿,这类异乎平常的情形就富于表示性。能够假想,他或是压根儿不敢走亨衢;或是四周的城镇已荡然一空,无处歇脚;或……总之,寥寥五字,不只点了然投宿的时辰和地址,并且尽情宣露了太平盛世、鸡飞狗跳、统统脱出常轨的气象,为喜剧的表演供给了典范情况。浦起龙指出这首诗“起有猛虎攫人之势”(《读杜心解》),这不只是就“有吏夜捉人”说的,并且是就头一句的情况衬托说的。“有吏夜捉人”一句,是全篇的大纲,以下情节,都从这里生收回来。不说“征兵”、“点兵”、“招兵”而说“捉人”,已于照实描画当中寓揭穿、批评之意。再加上一个“夜”字,含义更丰硕。第一、标明官府“捉人”之事经常产生,国民白天潜藏或抵挡,没法“捉”到;第二、标明县吏“捉人”的手腕暴虐,于国民已入眠的黑夜,来个俄然攻击。同时,墨客是“暮”投石壕村的,从“暮”到“夜”,已过了几个小时,这时辰候固然已睡下了;以是上面的事务成长,他不到场其间,而是隔门听出来的。“老翁逾墙走,老妇出门看”两句,表现了国民持久以来深受抓丁之苦,日夜不安;即便到了深夜,依然寝不安席,一听到门外有了响动,就晓得县吏又来“捉人”,老翁立即“逾墙”逃脱,由老妇开门周旋。
  从“吏呼一何怒”至“犹得备晨炊”这十六句,可看做第二段。“史呼一何怒!妇啼一何必!”两句,极为归纳综合、极为抽象地写出了“吏”与“妇”的锋利抵触。一“呼”、一“啼”,一“怒”、一“苦”,构成了激烈的对比;两个状语“一何”,减轻了豪情色采,无力地衬着出县吏凶神恶煞,呐喊隳突的野蛮气焰,并为老妇以下的诉说制作出悲愤的氛围。抵触的两方面,具备主与从、因与果的干系。“妇啼一何必”,是“吏呼一何怒”逼出来的。上面,墨客不再写“吏呼”,尽力写“妇啼”,而“吏呼”自见。“听妇前致词”上启下。那“听”是墨客在“听”,那“致词”是老妇“苦啼”着回覆县吏的“怒呼”。写“致词”内容的十三句诗,屡次换韵,较着地表现出屡次转机,表示了县吏的屡次“怒呼”、逼问。读这十三句诗的时辰,万万别觉得这是“老妇”一口吻说下去的,而县吏则在那边倾耳谛听。现实上,“吏呼一何怒!妇啼一何必!”不只产生在事务的开首,并且延续到事务的开首。从“三男邺城戍”到“死者长已矣”,是第一次转机。能够想见,这是针对县吏的第一次逼问抱怨的。在这之前,墨客已用“有吏夜捉人”一句写出了县吏的猛虎攫人之势。比及“老妇出门看”,便扑了出去,贼眼四周搜刮,却找不到一个汉子,扑了个空。因而咆哮道:“你家的汉子都到哪儿去了?快交出来!”老妇泣诉说:“三个儿子都从戎守邺城去了。一个儿子方才捎来一封信,信中说,别的两个儿子已就义了!……”泣诉的时辰,或许县吏不信任,还拿出信来交县吏看。总之,“存者且偷生,死者长已矣!”处境是够令人怜悯的,她很但愿以此博得县吏的怜悯,高抬贵手。不料县吏又暴跳如雷:“莫非你家里再不别人了?快交出来!”她只得针对这一点抱怨:“室中更无人,唯有乳下孙。”这两句,或许不是一口吻说下去的,因为“更无人”与上面的回覆产生了较着的抵触。公道的诠释是:老妇先说了一句:“家里再没人了!”而在这当儿,被儿媳妇抱在怀里躲到甚么处所的小孙儿,受了咆哮声的惊吓,哭了起来,掩口也不中用。因而县吏抓到了凭据,威胁道:“你竟敢说谎!不是有个孩子哭吗?”老妇不得已,这才说:“只要个孙子啊!还吃奶呢,小得很!”“吃谁的奶?总有个母亲吧!还不把她交出来!”老妇担忧的工作终究产生了!她只得硬着头皮诠释:“孙儿是有个母亲,她的丈夫在邺城战死了,因为要奶孩子,不再醮。不幸她衣服破褴褛烂,怎样见人呀!仍是行行好吧!”(“有孙母未去,收支无完裙”两句,有的本子作“孙母不便出,见吏无完裙”,可见县吏是要她出来的。)但县吏仍不肯罢手。老妇恐怕守寡的儿媳被抓,饿死孙子,只好自告奋勇:“老妪力虽衰,请从吏夜归。急应河阳役,犹得备晨炊。”老妇的“致词”,到此竣事,标明县吏委曲赞成,不再“咆哮”了。
  最初一段固然只要四句,却照顾开首,触及统统人物,写出了事务的终局和作者的感触感染。“夜久语声绝,如闻泣幽咽。”标明老妇已被抓走,儿媳妇低声抽泣。“夜久”二字,反应了老妇几回再三哭诉、县吏百般威胁的冗长进程。“如闻”二字,一方面表现了儿媳妇因丈夫战死、婆婆被“捉”而喜笑颜开,另外一方面也显现出墨客以关心的表情倾耳谛听,通夜未能入眠。“天明登前程,独与老翁别”两句,收尽全篇,于叙事中含无限密意。试想昨日黄昏投宿之时,老翁、老妇双双驱逐,而时隔一夜,老妇被捉走,儿媳妇喜笑颜开,只能与逃脱返来的老翁道别了。老翁是何表情?墨客作何感触?给读者留下了设想的余地。
  仇兆鳌在《杜少陵集详注》里说:“古者有兄弟始遣一人参军。今驱尽壮丁,及于老弱。诗云:三男戍,二男死,孙方乳,媳无裙,翁逾墙,妇夜往。一家当中,父子、兄弟、祖孙、姑媳暴虐至此,生灵涂炭极矣!那时唐祚,亦岌岌乎危哉!”便是说,“民为邦本”,把国民整成这个模样,统治者的宝座也就朝不保夕了。墨客杜甫面临这统统,不丑化现实,却照实地揭穿了政治暗中,收回了“有吏夜捉人”的呼叫招呼,这是值得高度评估的。
  在艺术表现上,这首诗最凸起的一点则是精辟。陆时雍奖饰道:“其事何长!其言何简!”便是指这一点说的。全篇句句叙事,无抒怀语,亦无群情语;但现实上,作者却奇妙地经由进程叙事抒了情,发了群情,爱憎非常激烈,偏向性非常光鲜。寓批驳于叙事,既节流了良多笔墨,又毫无观点化的感受。诗还应用了藏问于答的表现手段。“吏呼一何怒!妇啼一何必!”归纳综合了抵触两边以后,便集合写“妇”,不复写“吏”,而“吏”的蛮悍、凶残,却于老妇“致词”的转机和事务的终局中表示出来。墨客又非常长于剪裁,叙事中藏有不尽之意。一开首,只用一句写投宿,立即转入“有吏夜捉人”的主题。又如只写了“老翁逾墙走”,未写他什么时候返来;只写了“如闻泣幽咽”,未写泣者是谁;只写老妇“请从吏夜归”,未写她是不是被带走;却用照顾开首、竣事全篇既叙事又抒怀的“独与老翁别”一句告知读者:老翁已归家,老妇已被捉走;那末,那位吞声饮泣、不敢放声痛哭的,天然是给孩子喂奶的年青孀妇了。正因为墨客笔墨简练、洗练,全诗一百二十个字,在惊人的广度与深度上反应了糊口中的抵触与抵触,这是非常难能宝贵的。
(霍松林)
----------------------------------------------
  王应麟曰:石壕,盖陕州陕县之石壕镇也。舆志云:石壕镇,本崤县,后魂置。贞观十四年更名硖石县。《一统志》:石壕,在今陕州城东七十里。【钱笺】卞圜曰:石壕,陕东戍,其地在新安西。石壕,即石崤也。按:崤在弘农渑池东南,贞观八年,移崤县于安阳城,在砍城西四十里。谓石壕即石崤,误矣。梦弼云:石壕,在邠州宜禄县。尤其无稽,且非自东都来往道也。

  暮投石壕村①,有吏夜捉人。老翁逾墙走②,老妇出看门③。

  (苏润公本作出看门,叶音民。一作门看。海盐刘氏本作门首。首叙征役驱迫之苦。)

  ①此诗各四句转韵。村人与门叶,前人真韵。白乐天《北村》诗:“晨游紫峰阁,暮宿山下村。村老见予喜,为予开一樽。”村叶七伦切,樽叶踪伦切。《国风》:“出自北门,忧心殷殷。”荀卿《赋篇》:“来往惛惫,通于大神。收支其极,莫知其门。”门俱叶眉贫切。刘氏作出门首,是村与人叶,走与首叶也。以下文例之,不宜两句换韵。旧本作出门看,与人字相叶,人读如延切,本刘向《列女颂》。看读丘虔切,本吴迈远《长相思》诗。依此,则人看可叶,而村字未合,与下文亦不符合。谢灵运诗:“暝投剡中宿。”②陶潜诗:“戋戋诸老翁。”《战国策》:曾子之母,投杼逾墙而走。③又:“老妇必唾其面。”王羲之帖:“但思今妇必门首有出。”乐府《东门行》:“投剑出门去。”看门,守门也。

  吏呼一何怒①,妇啼一何必。听妇前致词②,三男邺城戍③。一男附书至,二男新战死④。存者且偷生⑤,死者长已矣⑥。

  (二段,备述老妇诉吏之词,公盖宿于其家也。三男以下,言行者之惨。)

  ①梁昭明太子疏:“吏一呼门,动为民蠹。”《孙子》:“吏怒者,倦也。”②《陌上桑》:“罗敷前致词。”③《旧书》:武德元年,以魏郡置相州。天宝元年,改成邺郡。乾元元年,复为相州。二年,又为邺城。④新战死,指邺城之败。《史记·平原君传》:李同战死。⑤李陵书:“陵岂偷生之士?”⑥蔡琰曲:“死当埋骨兮长已矣。”

  室中更无人①,唯有乳下孙。有孙母未去,收支无完裙②。老妪力虽衰③,请从吏夜归。急应河阳役①,犹得备晨炊⑤。

  (室中以下,言居者之苦。新安吏,驱民守东都。石壕吏,驱民守河阳也。)

  ①贾充诗:“室中是那个。”《易》:“阒其无人。”②《吏记》:李同曰:“邯郸之民,褐衣不完。”③又《高帝纪》:“有一老妪夜哭。”《说文》:“妪,母也。”④《唐书》:河阳县,属孟州,今改成孟县。按《年龄》“天王狩于河阳”,即此地。周武王会诸侯于孟津,亦即其地。子仪兵既溃,用都虞侯张用济策,守河阳。七月,李光弼代。⑤《史记》:亭长妻晨炊葫食。

  夜久语声绝①,如闻泣幽咽②。天明登前程③,独与老翁别。

  (末结老翁潜归之状。妇随吏诉官,故其媳泣声。吏驱妇夜去、故其夫晓回。前程别,乃公与之别,非妇与翁别电。此章,首尾各四句,中二段各八句。)

  ①梁简文《烛赋》:“夜久唯烦铗。”②古歌:“呜声幽咽。”③《史记·李广传》:“至天明自便。”陶潜诗,“归子念前程。”陆时雍曰:其事何长,其言何简。吏呼二语,便利数十言。文章家所云要会,以去形而得情,去情而得神故也。

  王嗣奭曰:夜促夜去,何其急也。此妇仓卒之际,既脱其夫,仍免其身,具此智谋胆略,真堪称巾帼英雄。而公诗胪陈之,已洞知其意中盘曲矣。又云:前后六诗,一韵究竟,俱用沈韵。惟此章换韵,且用古韵。

  按:古者有兄弟,始遣一人参军。今驱尽壮丁,及于老弱。诗云三男戍,二男死,孙方乳,媳无裙,翁逾墙,妇夜在,一家当中,父子、兄弟、祖孙、姑媳,暴虐至此,生灵涂炭极矣。那时唐祚亦发发乎哉。
-----------仇兆鳌 《杜诗详注》-----------
相干诗词
1
[魏晋]
蔡琰

《胡笳十八拍》

我生之初还没有为,我生以后汉祚衰。
天不仁兮降乱离,地不仁兮使我逢此时。
睁开全文 收起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