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冠真人

蜀道难

[唐] 李白
噫吁嚱,危乎高哉!蜀道之难,难于上彼苍!
蚕丛及鱼凫,建国何茫然!
尔来四万八千岁,不与秦塞通火食。
西当太白有鸟道,能够横绝峨眉巅。
地崩山摧勇士死,尔后天梯石栈相钩连。
上有六龙回日之高标,下有冲波逆折之回川。
黄鹤之飞尚不得过,猿猱欲度愁攀附。
青泥何盘盘,百步九折萦岩峦。
扪参历井仰胁息,以手抚膺坐浩叹。
问君西游甚么时候还?畏途巉岩不可攀。
但见悲鸟号古木,雄飞雌从绕林间。
又闻子规啼夜月,愁空山。
蜀道之难,难于上彼苍,使人听此凋红颜!
连峰去天不盈尺,枯松倒挂倚峭壁。
飞湍瀑流争喧豗,砯崖转石万壑雷。
其险也如斯,嗟尔远道之人胡为乎来哉!
剑阁峥嵘而崔嵬,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所守或匪亲,化为狼与豺。
朝避猛虎,夕避长蛇;磨牙吮血,救死扶伤。
锦城虽云乐,不如早还家。
蜀道之难,难于上彼苍,侧身西望长咨嗟!
分类标签: 唐诗三百首
作品赏析
【正文】:
《蜀道难》:古乐府曲名,属《相和歌·瑟调曲》,现代墨客经常使用来描述蜀地途径的艰巨。胡震亨《唐音癸签》卷二十一说:《蜀道难》自是古曲,梁、陈作者,止言其险,而不迭其余。(李)白则兼采张载《剑阁铭》‘一人荷戟,万夫趑趄,形胜之地,匪亲弗居’等语用之,为恃险盘据与羁留在佐逆者著戒。”勇士死:传说秦惠玉嫁五美男给蜀,蜀国派五位勇士去驱逐,返至梓关,遇山崩,五勇士被压死,五美男上山化为石。

【简析】:
这首诗作于天宝初年。李白固然托题古调,但从思惟内容到艺术情势都是立异的。全诗写出奇险灿艳的气象,将汗青、实际、神话交叉在一路,纵横捭阖,句式也跟着豪情的变更整齐,布满极稠密的浪漫主义色采。通篇紧扣一个“难”字,绮丽而又奇异,怪不得墨客初入长安,贺知章一读此诗就大为赞美,称之为“谪神仙”。


  这首诗,约莫是唐玄宗天宝初年,李白第一次到长安时写的。《蜀道难》是他袭用乐府古题,睁开丰硕的设想,出力描画了秦蜀途径上秀丽危险的山水,并从中流露了对社会的某些忧愁与关心。
  墨客大致根据由古及今,自秦入蜀的线索,捉住遍地山水特色来描述,以揭示蜀道之难。
  从“噫吁?”到“尔后天梯石栈相钩连”为一个段落。一开篇就极言蜀道之难,以豪情激烈的咏叹点出主题,为全诗奠基了雄放的基调。以下跟着豪情的升沉和天然场景的变更,“蜀道之难,难于上彼苍”的咏叹频频显现,象一首乐曲的主旋律一样荡漾着读者的心弦。
  为甚么说蜀道的难行比上天还难呢?这是由于自古以来秦、蜀之间被平地峻岭反对,由秦入蜀,太白峰首当其冲,只要高飞的鸟儿能从低缺处飞过。太白峰在秦都咸阳东北,是关中一带的最岑岭。民谚云:“武公太白,去天三百。”墨客以夸大的笔墨写出了汗青上不可超越的险阻,并融汇了五丁开山的神话,点染了奇异色采,如同一部乐章的前奏,具备惹人入胜的妙用。下面即出力描画蜀道的高危难行了。
  从“上有六龙回日之高标”至“使人听此凋红颜”为又一段落。这一段极写山势的高危,山高写得愈充实,愈可见路之难行。你看那高耸而立的平地,高标接天,盖住了太阳神的运转;山下则是冲波激浪、盘曲盘旋的河川。墨客岂但把夸张和神话融为一体,直写山高,并且衬以“回川”之险。惟其水险,更见山势的高危。墨客意犹未足,又借黄鹤与猿猱来反衬。山高得连千里飞翔的黄鹤也不得飞度,轻疾火速的猿猴也愁于攀附,显而易见,人行走就难上加难了。以上用虚写手段层层映托,下面再详细描述青泥岭的难行。
  青泥岭,“峭壁万仞,山多云雨”(《元和郡县志》),为唐朝人蜀要道。墨客侧重就其峰路的萦回和山势的峻危来表现人行其上的艰巨景况和畏俱心思,捉拿了在岭上盘曲徘徊、手扪星斗、呼吸严重、抚胸浩叹等细节举措加以模写,寥寥数语,便把行人艰巨的行动、惶悚的神气,有板有眼地描画出来,困危之状如在今朝。
  至此蜀道的难行恍如写到了极处。但墨客笔锋一转,借“问君”引出旅愁,以忧切低昂的旋律,把读者带进一个古木冷落、鸟声楚切的境地。杜鹃鸟空谷传响,布满哀愁,使人听见失容,更觉蜀道之难。墨客借景抒怀,用“悲鸟号古木”、“子规啼夜月”等豪情色采稠密的天然景观,衬着了旅愁和蜀道上空寂苍凉的情况氛围,无力地陪衬了蜀道之难。
  但是,逶迤千里的蜀道,另有更加奇险的风景。自“连峰去天不盈尺”至全篇竣事,首要从山水之险来揭穿蜀道之难,出力衬着危险的氛围。若是说“连峰去天不盈尺”是夸饰山岳之高,“枯松倒挂倚峭壁”则是陪衬峭壁之险。
  墨客先托出山势的高险,尔后由静而动,写出水石荡漾、山谷轰鸣的危险场景。好象一串片子镜头:起头是山峦升沉、连峰接天的前景画面;接着陡峭地推成枯松倒挂峭壁的特写;尔后,跟踪而来的是一组快镜头,飞湍、瀑流、峭壁、转石,共同着万壑雷鸣的声响,缓慢地从面前闪过,危险万状,琳琅满目,从而构成一种势若翻江倒海的激烈艺术结果,使蜀道之难的描述,的确到达了至高无上的境地。若是说下面山势的高危已使人望而却步,那此处山水的险峻更使人触目惊心了。
  风景变幻,险象丛生。在非常危险的氛围中,最初写到蜀中要塞剑阁,在大剑山和小剑山之间有一条三十里长的栈道,群峰如剑,连山屹立,削壁间断如门,构成天然要塞。因其阵势险峻,易守难攻,汗青上在此盘据称王者不胜枚举。墨客从剑阁的险峻引出对政治情势的描述。他化用西晋张载《剑阁铭》中“形胜之地,匪亲勿居”的语句,劝人引为借鉴,警戒战乱的产生,并接洽那时的社会背景,揭穿了蜀中虎豹的“磨牙吮血,救死扶伤”,从而表达了对国是的忧愁与关心。唐天宝初年,承平气象的面前正暗藏着危急,厥后产生的安史之乱,证实墨客的忧愁是有实际意思的。
  李白以变更莫测的笔法,极尽描摹地描画了蜀道之难,艺术地揭示了陈旧蜀道逶迤、峥嵘、高峻、高卑的面孔,描画出一幅色采灿艳的山水画卷。诗中那些动听的气象好像记忆犹心。
  李白之以是描画得如斯动听,还在于融贯其间的浪漫主义豪情。墨客寄情山水,放浪形骸。他对天然风景不是冷酷的抚玩,而是热忱地赞叹,借以表达本身的抱负感触感染。那飞流惊湍、奇峰险壑,付与了墨客的感情气质,因此才显现出飞动的魂灵和瑰伟的姿势。墨客长于把设想、夸大和神话传说融为一体停止写景抒怀。言山之高峻,则曰“上有六龙回日之高标”;状道之险阻,则曰“地崩山摧勇士死,尔后天梯石栈相钩连”……墨客“驰走风波,抨击海岳”(陆时雍《诗镜泛论》评李白七古语),从蚕丛建国说到五丁开山,由六龙回日写到子规夜啼,天马行空般地驰骋设想,缔造出广博浩渺的艺术境地,布满了浪漫主义色采。透过秀丽峭拔的山水风景,恍如能够看到墨客那“落笔摇五岳、笑傲凌沧洲”的高峻抽象。
  唐之前的《蜀道难》作品,冗长薄弱。李白对东府古题有所立异和成长,用了大批散文明诗句,字数从三言、四言、五言、七言,直到十一言,整齐参差,是非不齐,构成极其豪放的说话气概。诗的用韵,也冲破了梁陈时期旧作一韵究竟的程式。前面描述蜀中险峻情况,连续三换韵脚,极尽变更之能事。以是殷璠编《河岳英魂集》称此诗“奇之又奇,自墨客以还,鲜有此体调”。
  对于本篇,后人有各种寄意之说,判定是专为或人某事而作的。明人胡震亨、顾炎武以为,李白“自为蜀咏”,“别无寄意”。古人有谓此诗外表写蜀道艰险,实则写宦途曲折,反应了墨客在持久周游中屡逢踬碍的糊口履历和明珠暗投的愤激,迄无定论。
(阎昭典)
顶部
document.write(unescape('%3Cscript%20type%3D%22text/javascript%22%20src%3D%22https%3A//js.users.51.la/21034249.js%22%3E%3C/script%3E%0A%3Cscript%3E%0Avar%20_hmt%20%3D%20_hmt%20%7C%7C%20%5B%5D%3B%0A%28function%28%29%20%7B%0A%20%20var%20hm%20%3D%20document.createElement%28%22script%22%29%3B%0A%20%20hm.src%20%3D%20%22https%3A//hm.baidu.com/hm.js%3Fffdc757576b1094ff99aa3ba0620e172%22%3B%0A%20%20var%20s%20%3D%20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28%22script%22%29%5B0%5D%3B%20%0A%20%20s.parentNode.insertBefore%28hm%2C%20s%29%3B%0A%7D%29%28%29%3B%0A%3C/script%3E%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