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冠真人

定风浪·莫听穿林打叶声

[宋] 苏轼
三月七日,沙湖道中遇雨。雨具先去,同业皆狼狈,余独不觉。已而遂晴,故作此词。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缓步。
竹杖草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生平。

料峭东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
回顾历来萧瑟处,回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分类标签: 宋词三百首 豪宕诗
作品赏析
此词作于苏轼黄州之贬后的第三个春季。它经由过程田野途中偶遇风雨这生平活中的大事,于简单中见深意,于平常处生奇警,表现出奔放超脱的胸怀,寄寓着超常超俗的人生抱负。
首句“莫听穿林打叶声 ”,一方面衬着出雨骤风狂,另外一方面又以“莫听”二字点明外物缺乏萦怀之意。“何妨吟啸且缓步”,是前一句的延长。在雨中照旧舒缓步步 ,照应弁言“同业皆狼狈 ,余独不觉”,又引出下文“谁怕”即不怕来。缓步而又吟啸,是更加写;“何妨”二字显露出一点调皮,更增添挑衅色采。
首两句是全篇关键,以下词情都是由今生发。“竹杖草鞋轻胜马 ”,写词人竹杖草鞋,迎风冲雨,自在前行,以“轻胜马”的自我感触感染,转达出一种搏击风雨、笑傲人生的轻松、高兴和豪宕之情。
“一蓑烟雨任生平 ”,此句更进一步,由眼前风雨推及全部人生,无力地强化了作者面临人生的风风雨雨而言听计从、不畏曲折的超然情怀。
以上数句,表现出奔放飘逸的胸怀,布满清旷豪宕之气,寄寓着独到的人生感悟,读来令人线人为之一新,气度为之舒阔。
过片到“山头斜照却相迎”三句,是写雨过晴和的气象。这几句既与上片所写风雨对应,又为下文所发人生感伤作铺垫。
结拍“回顾历来萧瑟处 ,回去 ,也无风雨也无晴 。”这饱含人生哲理象征的点睛之笔,道出了词人在大天然奥妙的一瞬所取得的顿悟和启迪:天然界的雨晴既属平常 ,毫无不同,社会人生中的政治风波、荣辱得失又何足挂齿?句中“萧瑟”二字,意谓风雨之声,与上片“穿林打叶声”响应和。“风雨”二字,一语双关,既指田野途中所遇风雨,又暗指几近致他于死地的政治“风雨”和人生险路。
纵观全词,一种醒醉全无、无喜无悲、胜负两忘的人生哲学和处世立场显现在读者眼前 。读罢全词,人生的沉浮、感情的忧乐,在咱们的理念中自会有一番全新的体悟。


顶部
document.write(unescape('%3Cscript%20type%3D%22text/javascript%22%20src%3D%22https%3A//js.users.51.la/21034249.js%22%3E%3C/script%3E%0A%3Cscript%3E%0Avar%20_hmt%20%3D%20_hmt%20%7C%7C%20%5B%5D%3B%0A%28function%28%29%20%7B%0A%20%20var%20hm%20%3D%20document.createElement%28%22script%22%29%3B%0A%20%20hm.src%20%3D%20%22https%3A//hm.baidu.com/hm.js%3Fffdc757576b1094ff99aa3ba0620e172%22%3B%0A%20%20var%20s%20%3D%20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28%22script%22%29%5B0%5D%3B%20%0A%20%20s.parentNode.insertBefore%28hm%2C%20s%29%3B%0A%7D%29%28%29%3B%0A%3C/script%3E%0A'));